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。
  • 2004-11-18

    小时侯 - [过去。]

    又是在凌晨回到家,不冷,一点不冷。
    发现自己只要忙起来,就忘了。忘了很多事。
    在Mc. 所有人都来来往往,忙忙碌碌的。赶火车的,贩票子的,回家的,离开的……
    想起小时侯住在奶奶家,就在火车站后面。那时侯最喜欢的娱乐就是和小朋友们爬到铁道边上的草丛里抓刺猬。他们都告诉我说把刺猬用泥巴裹好,然后放在火上烤,那味道好极了。只可惜我从来没抓到过。
    那时每天晚上都可以听见火车唿唿唿地开过去,然后趴在奶奶身边,不乖的睡着
    现在那些老式的工厂宿舍已经变成了近30层高的公寓,再也找不到那些幼时的小伙伴。却可以让我趴在窗台俯视那来来往往的人们了。我想着,哪天,尹哥走了,尹哥来了,我都看得见……
    忽然又想起了那天的婚礼。想起了他的样子。Bill说的对,我太自私了。其实每次他看见我,并不快乐。而我也不快乐。
    他希望我会快乐,而我,也是。
    再不能这样。再不会这样。也再没有这样。

    也许我会回头,但没有理由后退。
    我跟自己说,一帆,你已经死了。
    再没有幸福。别给我幸福。别让我看见幸福。
    就这样。
    分享到: